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修铁路的人

2019/09/14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傅龙走出火车站时,已是午夜了。站前广场的霓虹灯晃的他有点心烦,他点着一支烟,坐在出站口的台阶上。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回家,他需要想一想。其实,他

傅龙走出火车站时,已是午夜了。站前广场的霓虹灯晃的他有点心烦,他点着一支烟,坐在出站口的台阶上。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回家,他需要想一想。其实,他的家离火车站很近,这个火车站还是他当兵时,他们部队建的。那时他是铁道兵,还很年轻。他扔掉了手里的烟头,向车站的一家小饭店走去,他要了一瓶酒,打算在这里,靠那一瓶酒度过他的下半夜。喝酒的时候,他不愿想任何事,可是那刺痛他心的一幕却一刻也不放过对他的折磨。去年!对!就是去年!他也是坐这趟车回来的,也是这个时候,当他悄悄的打开门,想给妻子一个惊喜时,却看到床上,那个他的位置,睡着另一个男人。妻子枕着那个男人的手臂甜甜的睡着。他关上门,又悄悄的走了出来。那夜,他又赶回了工地。一年了,他一直想原谅妻子,一年了,他已经原谅了妻子。也许是酒精起了作用,他决定回家,就现在!凌晨三点!他走到了家门口,又退了回来,坐在楼下的一块石头上,抽了一支烟,终于鼓足勇气打开了自己的家门,和去年一样,他又退了回来。他来到不远处的铁路上,站在两条钢轨的中间。两条钢轨在他视线的尽头交汇在一个点上,他感觉很美。-他的尸体是天亮后,一个穿越铁路上学的孩子发现的。

2

我走出火车站时,是正午。我家离火车站很近。这个车站还是我当兵时,我们部队建的。那时我是铁道兵,还很年轻。我点着一支烟,慢慢的向家走去。一只小手伸到了我面前,一只很干净的小手!我知道,又是那个小乞儿,他在火车站行乞已经两年了。他的衣服依然破旧却依然干净。每次看到他,我的心都会有一阵刺痛,因为我知道,他的父亲和我一样,也是个“修铁路的”。他的母亲在丈夫自杀后改嫁了。“叔叔,我爸爸妈妈都死了,可怜可怜我。”他仰着头,漠然的看着我。我拿出钱包,坐在广场的花坛上,抽出里面所有的钱,说:“来,坐下来陪我说话,我都给你。”他半信半疑的坐在了我身边,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亮亮”他回答了我。

“知道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吗?”我问他。

“修铁路的。”他骄傲的说。

“我也是修铁路的。”我说这句话时,他脸上明显的露出不相信。我拿出工作证,指着封面上的铁路标志给他看。他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那个标志,说:“我也有。”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红五角星,红五角星的中间有一个白色的铁路标志。那是铁道兵的帽徽,是他父亲留给他的遗物,是他的宝贝,他童年的玩物,他心中的父亲。这时,他才变的象所有八岁的孩子一样,晃着我的腿,让我给他讲铁路,大桥,隧道。我就给他讲铁路,大桥,隧道。他认真的听着,似乎想从我的话中找出他父亲的样子。在我讲了很多之后,他站起来说:“我要回去给爷爷喂饭了。”我把钱放进他的兜里,他的脸又恢复了原先的漠然,匆匆的走了。望着他的背影,我想,我该做点什么呢?——为了我们铁路的孩子。我轻轻的说:“亮亮,你该原谅你妈妈!”

共 11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短短的小说里,两个错落的人称组织起小说的两个段落,看似无关联,却存在必然的前因后果。越是精短的小说,越是在叙事上要留白,给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这篇小说的构思做到这步了。【责任编辑:寒鸦】
1 楼 文友: 2009-02-1 19:00:18 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堂堂男子汉会这样了解了自己,有点遗憾啊! 喜欢空想、幻想、梦想,就是不用实际行动去为理想而努力。宝宝上火怎么办
宝宝大便黑色
宝宝流鼻血
冠心病和胃窦炎的中药药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