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玄界澡堂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心了(求订阅啦!!!)

2019/10/12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玄界澡堂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心了(求订阅啦!!!)她的柔荑洁白无暇,温如暖玉,自他的大腿内侧血气充足之处往下捏了一把,孟枢当时就是双腿

玄界澡堂 第二百四十一章 放心了(求订阅啦!!!)

她的柔荑洁白无暇,温如暖玉,自他的大腿内侧血气充足之处往下捏了一把,孟枢当时就是双腿差点一软,林宫羽身上的幽香飘入他的鼻间,心中顿是一荡。

不行了不行了,你再这样我就只能稍稍一硬以示青白了。

孟枢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只觉口干舌燥。

盖因林宫羽此时几乎半个身子都贴了上来,彼此身上的温度对方都能感受的到。

孟枢这等初哥经历这种场面,一时间莫名激动起来。

林宫羽自然听到他的叫唤声,白了他一眼,而后神色一肃,道:“你当真是今日出尘了三次?”

这话题转的有点快,孟枢却是点点头,道:“的确是今日出尘了三次,我也不知道是何种原因造成的,反正自然而然就到了这个地步。”

他这话自然是说谎的,系统可不能暴露了。

林宫羽却不疑有他,因为孟枢自然已经证明过他的潜力,开窍时的符文欲显,还有在开窍境界就强行打开了第二祖窍,之后更是符文显化。

这等天骄之资实属罕见。

当然,这是系统的功劳,只是林宫羽不知而已,但这并不放开林宫羽将其当成天才。

“为何会如此,你所修之法还是我传授给你的,三种御敌法没有一种能有如此效果,一日三次出尘,古今都不曾有之事。”

林宫羽说着美眸一转,对孟枢道:“恭喜掌柜的,你开创了一个神话,日后天下定然会流传着有关于你一日三出尘的传说。”

孟枢嘴角抽抽,老子不要出名啊,话说你到底能不能看出我身上以后会不会有问题?

心里吐槽着,面上却没表露出来,讪笑道:“林姑娘莫闹,刚才可曾看出我身上有合不妥之处?”

林宫羽轻笑道:“我并为看出你身上有哪里不妥,相反,你此时给我的感觉,乃是那种长久苦修之下自然积累而成的出尘效果,没一丝勉强。”

“果真如此?”孟枢不放心的问了句。

林宫羽颔首,没再说话。

这下孟枢稍稍放下心来,自己是个修炼小白,这个帽子是短时间内无法取下来了,但好在身边有人,一林宫羽的眼光来说,应该不会差。

“那就好,今日还真是吓了一跳。”

林宫羽又白了他一眼,语气带着意思挪揄,道:“你这种资质,有这种成就不奇怪,天骄身上出现任何奇迹都有可能。”

说着她又道:“传闻上古年间曾有大才之人在弱小之时,可是直接吞服炼化了一方小世界,终成长为一域之主,天下共尊。你这等成就虽说惊人,但与之比起来还是略有差距的。”

孟枢稍稍一愣,继而哭笑不得道:“林姑娘,我没听错的话你这应该是在安慰我,要是听错的话就以为你是在夸奖我,合着你拿我做底衬,来衬托先人强大呢?”

“咯咯……”

林宫羽掩嘴轻笑,这是孟枢认识她这么久

,头一次见她如此小女儿态,那轻掩薄唇,嫣然一笑的摸样,别提有多诱人。

就像是一朵清丽绝伦的寒梅在眼前悄然绽放,一瞬间整个视线之中都是这一抹笑意。

“我这么说,也是为了让你宽心,总之你的资质惊天,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的,便是中部数州之地之中都难有与你相媲的人。”

还能说什么。

孟枢只能点点头,不过心情倒是顺畅了不少,没林宫羽这么一说,担忧消散大半。

“打扰了打扰了。”

孟枢说完赶忙跑了,他发现自己在林宫羽面前已经快有点控制不住欲望了。

就刚才那么抚唇一笑,孟枢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不争气的多跳了两下,这女人跟个熟透了的果子一样,太诱人了,让人忍不住就想去品尝一番。

见孟枢有些狼狈的逃开,林宫羽的娇笑声更大了。

他来到了门外,发现门外无人,街道上依旧空无一人,整个街坊都死气沉沉的,往日街旁人家这个时候还有炊烟升起,现在也消失无踪。

他也没多想,就准备在方门前等着。

上午十个大族掌权之人来此,日后应该会在城中产生些影响的,孟枢有预感,自己这澡堂子现在名字已经打了出去,尤其是在大族人心中,肯定是神秘的代名词了。

这么想来,日后的优质客人肯定要翻翻,连带着自己的修为境界也会快速增长了。

他始终有一种紧迫感,那日看到大泽之中的异景至今还历历在目,那三个大凶消失不见,但这潮崖城却耸立再次。

日后不知何时会生出祸端来,没一个高深境界修为,是真的底气不足啊。

他这么胡思乱想着,却被街角的动静惊醒,抬眼望去,就见十多个衣着光鲜的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面色肃然的中年男人。

可不就是那什么暗枭门的门主王勐么,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一瘸一拐的男人,就是那个被打断四肢扔去的家伙,叫什么林北来着。

观那人虽走的艰难,却无须他人搀扶,身上的伤患已经好了大半的样子。

这两人之前每日孟枢都会给其按压一番,当时打的注意是将这两人收服,方便给澡堂子办一些杂事什么的。

这人还没靠近三十米的时候,王勐挥挥手,其余人退如接到两旁的房子里,只有王勐和林北两人走了过来。

过来之后,王勐直接行礼道:“大人,我这几日将这条街给盘了下来,两旁的住户已经搬到别处去了。”

“你盘这街道做什么?”

孟枢疑惑,他貌似并没有要求这人这样做过。

王勐解释道:“大人您现在这里来的都是一些大族之人,这些人不好相处,有些强人性子乖戾,以您的身份地位自是不用多虑,但这四周的凡人却受不了他们的余威。”

“我是怕日后万一此地生出事端,波及到了这些凡人,会您声誉有损。”

孟枢有些诧异,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下这人,在孟枢视线的注视下,王勐不禁有些心惊胆战起来。

别忘了孟枢现在可是四次出尘,一身精气直逼藏神后期的强人,又是破妄之眼在身,眼神之锐利自然不用多说。

对王勐来说,孟枢的眸光就想刀子一般,体表都微微发疼。

“这事你没办错,我都没想到这一点,被你想到了,很好。”

他发现自己改换一种眼光看这人了,之前只是认为此人有勇,身还怀善,不是那种不堪早就切不可理喻之人,所以动了收服的心思。

现在看来自己当时这个做法还做对了。

这分明是个心思细腻切活络的人,好好调教调教,日后说不定真能派上用场。

重庆好的癫痫病医院
辽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乌海男科
重庆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辽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