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随身成长空间第五十章飞针绝技

2020/01/26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随身成长空间 第五十章 ‘飞针’绝技周立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吴明心中跟个明镜似得,别看周立学习比吴明好,但是论到耍小九九心眼,他肯定不能

随身成长空间 第五十章 ‘飞针’绝技

周立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吴明心中跟个明镜似得,别看周立学习比吴明好,但是论到耍小九九心眼,他肯定不能与四剑客中的军师比了。

吴明就是当年的‘军师’,就周立那点歪门邪道,吴明不用想就知道他要干嘛!

若是说吴明的心眼是蜂窝煤的话,那周立的心眼就是实心瓜,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还请客?

说白了,不就是想要瓜吗。

正面的来不了了,准备用迂回战术了?

这若是搁在半个月之前估计还有些用处,吴明不介意将好东西分享给自己的好兄弟。

但是,搁在现在,吴明能一口盐汽水喷死他!

吴明现在是真的不能再随随便便的给人空间的灵瓜了,也不能卖,就算是卖,也要等着自家地里面的瓜成熟,那就是十天半个月后的事了,吴明早就在学校的课堂上上课了。

周立这一直催的,也就是他要开学了,吴明家地里种的瓜就三分地,能结出多少都不一定呢,一下来估计就会被被抢完,肯定是没有他份的,所以才会一直惦记着吴明。

周立惦记着吴明,吴明却惦记着别人。

吃过了早饭,吴明就与爸妈商量一下晚上去县城看花灯的事情。

去县城看花灯,这不是吴明的主意,也不是他爸妈的主意,而是他两个姐姐的主意。

吴明的大姐,吴红敏,二姐,吴红丽,都已经嫁人了,都是在农村吗,所以嫁的人家也都是小门小户。

不过,吴明的两个姐夫倒是两个能干活的人,不怕苦不怕累,在外面拼了命的干活,这几年下来,也都攒了钱在县城买了房。

这正月十五看花灯,便出主意,带着二老去县城转转,也算是尽尽孝心。

晚上去看花灯,白天是没事的。

找了个借口出门去,吴明骑着电车优哉游哉的来到了镇子里,随便找了一个商店买了两盒针线,然后便揣着针线来到了石头镇的派出所门口的一个角落里,静静的等待。

不多时,一辆看起来都快要散架的面包车进入到了吴明的时限中。

面包车没有贴黑纸,这让吴明很清楚的便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里面坐着三个人,开车的是一个青年人,看起来有二十五六的年纪,但是却很壮实脑袋都快顶到车顶了。

坐在后座的两个人,都是三十多岁的模样,一个眼神阴鸠的很尖嘴猴腮,一人面无表情,但是猛然看起来却十分的壮实,那个壮汉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钢棍,一直到停车的时候,才把钢棍放在屁股后面的座椅上。

“就是他们了……”吴明笑了笑,惦记的人到了!

刘庆言的记忆中,有着那后座上的两个人的印象,一个自称老三,一个自称老五,貌似还是本家的兄弟,是专门‘接活的’,在‘道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杀人什么的不敢干,专接断人四肢的那种‘小活’。

刘庆言在以前就与他们有过‘业务’上的交流,并且在一个星期前找到的他们,当时刘庆言是准备让他们对付朱子明的,但是刘庆言自从抓住了朱子明的把柄之后,就一直把他们放着,以备不时之需。

右手的三个手指捏住一根细针,眼睛盯着他们的轮胎,吴明手腕一番,狠狠的将针甩了过去。

“呦!不中。”吴明不气馁,继续掏出针,继续甩。

足足白费了十几根针,吴明才渐渐把握住了诀窍。

这是吴明自创的‘飞针术’!

扔飞针,比扔飞镖还要难。

飞镖的体积大,在空气中的稳定性也大,但飞针就不同了,体积小是一个问题,关键是吴明还用的是缝衣服的针,稳定性差的一逼。

普通人锻炼飞镖绝技,没有几个月的功夫下不来,就更不用说这随便一点风就能吹偏的针了。

但是吴明又不是让飞针去扎绑在木板上的人,所以没那么多的讲究,只要将针扎进车胎里面就行,他的体质被空间里的灵水给滋润的跟个怪物似得,眼力够准,手指够有力,不说摘叶能当飞针使,但是这种真正的针,却还是能够运转自如的。

抓住使用力的诀窍之后,吴明眯了眯眼,狠狠地甩出一根飞针,针头飞起,划过几乎二十多米的距离,直接插进了那面包车的轮胎之内,没根而入!

看着那轮胎快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吴明才笑了笑,慢悠悠的重新开着电车,装作路过的样子,从面包车旁边开过。

手指弹动,又是几道亮光一闪而过……

嘿,这‘飞针’绝技用起来就是倍儿爽!

车厢内,驾驶座上的那个虎头虎脑的青年汉子疑惑的问道:“三哥,俺怎么感觉这车子刚才往下沉了沉?”

“老七,是你今天吃了太多了吧!”后座上的另外一个汉子打趣道。

“没有,五哥,俺今天就吃了七个包子……”

“今天干成这一单,三哥给你买一百个包子,保管你吃的够!”五哥笑着说道。

“真的吗,三哥!”老七转头看向另外一边沉默寡言的三哥。

三哥不耐烦的摆摆手:“干完这一单,还吃什么包子!三哥去带你们吃好的,洗桑拿,大保健,你们随便选!”

“俺就想吃包子……”老七委屈的说道:“还是崔大娘的包子最好,皮薄肉馅多,昨天吃的包子都是粉丝萝卜……”

“你个熊娃子,怎么就这么虎呢!”五哥上去就在老七的头上来了一巴掌:“去大保健多好!就不知道享受好的,跟你那个死命的爷爷一个熊样!”

老七一个大老爷们,瞬间眼睛就红了:“不许说俺爷爷!”

“好了,老五,老七脑子不灵光,让着他点。”三哥挥挥手,打断老五继续欺负老七的架势,而后转头看向派出所的门口,静静的等待。

不多时,十点的指针过去没有多久,派出所里面就有五个人影朝走了出来。

三哥努努嘴:“看,时黑子出来了,老五,去叫一下,让他过来这边说话。”

(多谢书友:kien的推荐票支持!)

射洪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医堂预约挂号
赣州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包头男科专科医院
扬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