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帝国玩具第六百七十四章自白

2020/01/26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帝国玩具 第六百七十四章 自白“我是一个孤魂野鬼,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在等待早就应该降临的死亡。”曾经在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执政的

帝国玩具 第六百七十四章 自白

“我是一个孤魂野鬼,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在等待早就应该降临的死亡。”

曾经在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执政的最后一段时间,担任过国防部长的贾马尔,这个麻省理工大学的高材生,后来绝大多数时候则隐居在叙利亚的一个小山村之中。

终其一生,都没有再出现在大众面前。

他再一次为人们所知,是在海湾战争已经过去五年,染血的磁带事件发生之后。

的黎波里德黑兰电视台在萨达姆去世纪念日里,播放了一个纪录片。其中有一盒记录萨达姆临终前最后经历的磁带,一捧用头巾包裹的染血泥土,还有一份萨达姆人生最后记录的书稿。这便是震动了整个中东世界的著名的“染血的磁带”事件。

此一事件之后,被很多后世历史学家,称之为美国反恐战争时代的开端。

1997年,贾马尔和一群前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的士兵,策划了在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爆破的一枚放射物脏弹。从医院偷出的放射物与简单的爆炸物,便让五角大楼迎来了美国建国后最惨重的损失。没有双子大厦,没有平民目标,但仍然被美国冠以了恐怖袭击的名义。

“美国人,你们可以决定战争什么时候开始,但是你们不能决定战争何时结束。”

这份视频,是半岛电视台在911事件发生之后,才收到的一份认领资料。

资料不仅包括贾马尔的自白视频,而且还包括他和共和国卫队“余孽”们是如何策划、如何执行911袭击的整个过程。

差不多是一次对美国安全政策的实力嘲讽。

不过在贾马尔人生最后时刻的这段视频里,他并没有过多的谈论自己,或者是这次恐怖袭击。

从视频里那个平静的人嘴里说出来的,更多的是1990年12月15日,和平谈判彻底破裂之后的那段日子。

……

“阿里.萨达姆总统将穆巴拉克总统劝离之后,独自一人回到了巴格达郊外的地下指挥中心。他说‘从现在起,只要他还在伊拉克,身边已经不再需要专门的保卫。任何伊拉克人,都是他值得信赖的兄弟。’”

贾马尔的脸上露出了安详的笑容,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美好的事情。

然而观众们都非常清楚,那是一段最残酷的战争,没有丝毫的温情与美好。

“从那时起,我突然发现阿里萨达姆总统,和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

“战争还未开始,他便在指挥中心将所有人都召集了起来,坦然的说道。”

“我必将会在这场战争中死去,而我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是你们不同,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伊拉克人之中的精英,是我们民族的希望之火。如果你们不愿意同我一起去面对失败的命运,完全可以离开。这丝毫并不可耻,因为你们的人生将会比在这里迎接死亡更加艰苦,伊拉克和阿拉伯民族的复兴,只有给予希望在你们的身上了。”

“一群面对刺刀和子弹都不会皱眉的军人,这时却是哭的一塌糊涂。”

“我想,或许在此之前的萨达姆总统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是在这一刻,阿里萨达姆在他的灵魂中复活了。阿里萨达姆总统——”

贾马尔目光有些放空,露出缅怀的神色来。

阿里萨达姆,这是海湾战争之后,霍梅尼为萨达姆上的圣名。中东国家的阿拉伯人,每当纪念萨达姆的时候,都会恭敬的称他为“阿里.萨达姆”,就像基督教提到保罗,都会称之为“圣保罗”一样。

萨达姆的人生当然并非完美,但他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完成了对自我的升华和蜕变。

贾马尔的回忆,更是确定了这样的事实。

“阿里萨达姆总统在战争重新开始前的那段时间里,命令我为他拿来了三十多页打印纸。是的,正是在染血的磁带事件中展示的那份手稿的前面部分。我劝说阿里萨达姆总统应该抓紧时机休息,战争中的指挥是非常消耗精力的。我至今仍然记得,他对我说。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想要睡觉可以等待去地下长眠。他要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尽可能将自己对国家和民族的思考记录下来。”

“我们不应该忘记,阿里萨达姆在成为伊拉克总统之前,就已经是一位愿意为伊拉克推翻王族统治而牺牲一切的革命者了。对于死亡,他只担心自己的思想不能留给我们。”

“布什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时间,实际上当时留给他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以至于美国人连制造一些借口的时间都没有了。苏联在石油市场上大量的出货,别说等上几天,高油价的每一天,对苏联都是临死前多的一口喘息。”

“12个小时一过,美军便摆脱联军采取了单边入侵行动。我们已经对美军的攻势有所准备,但事实证明仍然远远不够。在当时的指挥中心,战争重新开始的第一时间,整个科威特地图都是红色的。并不是整条战线,而是整个区域的军队都遭到了美军的进攻。”

“指挥中心对科威特前线的联络只保持了一天,不到24小时。紧接着有线线路被炸毁,无线通信被干扰,我们便失去了对前线的感知。”

“空军司令艾哈迈德将军亲自驾驶飞机,带领全国所有的作战飞机起飞,迎击了美军从沙特起飞的攻击机群。我们的前线雷达络反馈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仿佛无穷无尽的美军机群就已经出现在了地图上。和他们庞大的机群相比,伊拉克空军的规模小的可怜。但这还只是他们的一个作战方向,同一时间更多的敌机从其他方向,已经进入了伊拉克领空。首先是美军的电子战飞机开始对我警戒雷达进行干扰,虽然采取了跳变、增益控制、相干旁瓣对消等抗干扰手段,雷达节点仍然面临美国空军野鼬鼠部队反辐射导弹的攻击,普遍开机时间不足二十秒。一旦超过这个数字,就必将会被攻击。美国的敌人你们一定要记住,在哈姆反辐射导弹的威胁下,千万不要开机超过二十秒。”

“伊拉克空军和放空部队有着必死的信念,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客观事实的力量对比。开始的时候,每一次击落美军战机,指挥中心都会迎来一阵欢呼。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军战机被击落的更多,我们却欢呼不起来了。”

贾马尔像是回忆起了那时的心情,说道欢呼的时候嘴角也忍不住露出微笑,眼睛里充满了神采。而紧接着说到更多战机被击落,却是目光暗淡、抿起了嘴角。

“美国人的飞机太多了,我们打下来十架、二十架,战争的第一天,我们的防空部队就击坠了七十二架美军飞机。我们的雷达部队,更是勇敢的顶着反辐射导弹的攻击,坚持开机为空军提供战场支援。正是有了他们的牺牲,空军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取得了与美军三比一的作战交换比。”

“此战之后,艾哈迈德将军在阿里萨达姆总统的命令下,带领战机向伊朗和叙利亚转移,并受命向两国政府投降。并非是我们的空军没有继续战斗的勇气,而是我们的机场和空军基地,在他们出击的时候就已经遭受了无以计数的战斧巡航导弹的打击。他们已经尽到了战士的职责,无愧于心。”

“在接下来的五天主要战争时间里,阿里萨达姆总统真的便没有合眼过一分钟,这几乎突破了人类身体的极限,我想这必定是此时他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躯壳,成为行走在地上的圣人。”

“在战争的最后阶段,伊拉克的陆军已经崩溃,空军已经向其他国家投降,我们的海军早就已经全军覆没。三军司令不知所终,国防部长死于美军轰炸,阿里萨达姆总统亲自认命我为伊拉克的最后一任国防部长。我向阿里萨达姆总统宣誓,直到我生命的尽头,否则这场战争绝不会结束。然而阿里萨达姆总统却命令我,带领最后的共和国卫队、以及中枢指挥中心的人员开始撤离。必要的时候,可以向其他国家投降。最重要的不是舍生取义,而是要保留伊拉克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革命火种。”

“我……”

讲到这里,贾马尔目光中的生命之火似乎已经彻底熄灭,只剩下了一片漠然。

他的双目眼神空洞,手在微微颤抖,从电视的画面中可以看到,他轻轻的咽了一口唾沫。

“我是个懦夫,我竟然没有在阿里萨达姆总统身边保护他到最后一刻。我的生命苟延残喘了五年,直到在染血的磁带中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阿里萨达姆总统,我已经完成了您交给我的使命。撤出的同志们已经安顿下来,他们已经有了各自的生活。我们的国家虽然被美国占领,但是我们的灵魂永远骄傲。”

“您的命令我已经完成,而我,将要继续那场还没有结束的战争。”

“属于我自己的战争。”

西峡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陈亚丽
癫痫病治疗医院贵州哪家好
中山妇科医院排行榜
陕西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