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紫域之巅 第八十一章 血屠

2020/01/16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紫域之巅 第八十一章 血屠雨雪覆盖着潮黑的天空。风,呼啸肆虐。没有北边的东北飞那么烈。可,它在大海上的强横。却是无与伦比的霸道

紫域之巅 第八十一章 血屠

雨雪覆盖着潮黑的天空。

风,呼啸肆虐。

没有北边的东北飞那么烈。可,它在大海上的强横。却是无与伦比的霸道。

海水被卷起两三丈的高度,然后猛烈再拍击在山岩上。把临水的山岩拍琢成很奇怪的各种形状,巧夺天工,甚比最好的雕将。

泛起阵阵的水雾,就像海浪无比骄傲的微笑。海水这时也变得漆黑,狂躁勇猛。

xiǎo船已被冬寒拖到了一个很高的石缝里,冬寒也在这里重新开辟了一个新的营地,帐篷在露天的山坡上可经不住风暴的摧残。

山缝不大,虽然还是露天的,可最少是避风的,冬寒就在xiǎo船上支起了帐篷。一切还是比较的安全的。

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有风暴的时候。没有在海上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那种超级的飓风形成的几率很xiǎo,而且也是来去的很快。所以人们还是更惧怕这种风暴,它有时会刮几天,在牢靠的东西也经不住它长时间的侵袭。

冬寒,在石缝里一停留就是五天。天空里的雨雪才散去,暴风也停了下来。

晨阳温柔的就像温妙可人的xiǎo孩,在海面上精莹的升起来,海水一下子变得碧蓝亲切起来。

没有一丝暴风雪雨残孽的迹象,让人一下就忘了那蜂涌的巨浪。两个极端的美,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暗含着天道自然的玄妙。

冬寒这几天的修炼,进步很大,那脉络里的‘源力’已经炼化的所剩无几,丹珠已经消失,不是真的消失是完全的升了一个档。现在整个丹田就是丹珠。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但感觉着它对内气的要求却是高了不少。

一部分‘源力’已经变成了神识之水,蓝水汪汪。|散|字诀也是延长到了三丈多些,这感觉很真切,就好像自己的脉络在延伸,而且是自己的前后左右每个方位都在自己的控制里。

这和心神还有〈三字真言〉稍有些区别,前者是在看画面一样。而现在却是感觉自己在作画,虽然只有区区三丈远,可这种距离对付一般的对手已经足够。

所欠缺的就是熟练,还有就是这样的神识修炼起来,对神识之水的消耗也是相当的巨大。

而且对精神力也是要求很高。每次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会精神匮乏头晕。好在,并没有消耗内力。

冬寒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也明白了,对于这段时间的修炼来説,内力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主要是识海里的变化。

识海里的蓝色的净水是增长了一大截,所谓‘疑神诀’的修炼,对内气的要求是比较高的,可以前冬寒并没有注意这方面的区别。

以前许多的‘源力’都化做内力充盈到脉络里。让冬寒总感觉着修为和神识有些不一致。尤其是武体方面。

前段时间在那个遇到秦老的岛屿上专修了一下本身的一些技法,逐渐的完善到一致。

不过直到现在冬寒才想起,那时上岛都没有看岛屿的名字,还有那几个在一起合作了一段时间的追星他们几个的名号,倒是记住了他们的绰号。

好像有些失礼了。

几天的修炼,体内的‘源力’已经消耗殆尽,当然都是转化成己用,并没有浪费掉。

冬寒的紫水玉里还有一些东西还没有消化,其中包括那个在地下矿坑里得到的功法。

按着口诀説面説的,是需要融合的。冬寒拿出了那本天蝎功诀,刺血融合。

只是紫光一闪它就消失然后就很快的融进神识之海,但它并没有什么丰厚的源力出现,只是那个巨蝎的虚像又是疑实了许多,看着灵动了很多。

冬寒在拿到它的时候险些受到致命的危机。同时也看出来了,这本口诀并没有在外边面世,也就是説它没有什么意外的源力积累。

只是有一些剧烈的悸动,好像识海里有阵阵的轰鸣,没有疼痛,只是口诀的融合产生声响。

可冬寒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好的预感。只是不知问题出在哪里,心神通过识海涌向口诀,想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可惜,一切还是老杨子。能看见还是以前那些,以后的还是一片朦胧。

看来这次的修炼也就是要告一段落了。那次的收获还有些玉瓶装的丹药,和几件看似很好衣袍,不过那明显是用料和做工都很讲究的高档货,再一个不和冬寒的身,冬寒也没有穿过。那些丹药,冬寒也没敢动。那气息太霸道,稍有不慎就会出大事。

…………

…………

就在冬寒把那本口诀融入识海的时候,在几万里的另一座岛屿上,一个有些暗淡的山洞里,一个精壮的汉子正在盘膝修炼,经过很久的远航,现在是冬季,海面的船很少。所以这时也可以轻松的找个地方好好的蛰伏一下。

就在这汉子精神汇聚,沉浸在修炼的清明舒泰中的时候。突然,他心里有一股很危险的悸动跳动了几下。

没来由的,他有些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只是,他和冬寒的感触一样,一diǎn也摸不到头绪。只是这种感觉很不踏实。

这么长时间的追杀已经把他锤炼成了不是当初那个西北xiǎo山村的猎户,自从自己的荷花弥漫在自己的怀里那一刻,他就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一些道理。

在他挥刀斩杀那个土阀一门的时候,他的心就一直处在死亡的边缘,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所以他一路走来,挥刀劈血。顺着心中的指引一路来到大海之上。

那修炼的口诀也是在这段时间里突进很多,不过就是身体好像出现了一些问题。身体里有一丝紫线在厮杀的时候会异常的兴奋。

而他也是越挫越勇,似有悍不畏死的冲天之势。不过的确他杀了许多人,也受了很多的常人难以承受的伤痛。

然而,只是几天的时间那些伤就会完好如初。反而是,自己的战力得到飞速的提升。

身体里得穴窍也是扩宽了许多,还有一直延伸的趋势。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来到海上,只是遵循这那蒙蒙中意志。来到这里有可能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

不过刚刚的那种感觉,已经有了两次了,这时他有些疑重的想着这件事。

那个口诀他也只能看到第一部分,目前也只是达到扩脉中期,全身还有一大半的穴窍没有扩展成功。

所以,他不知道功决里有什么秘密。只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其他路径可走。

血屠冯清山,有些迷茫的叹出了一口气。

〝何去何从一切随天吧!〞

……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怎么走
信州协和医院正规吗
包头男科医院
怀化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汕头治疗牛皮癣价格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