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非法转让采矿权引发纠纷石林县松园采砂场困

2019/10/13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非法转让采矿权引发纠纷 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困局调查核心阅读今年8月,王志雄将段贵云逐出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后,该采砂场便处于闲置状态。

非法转让采矿权引发纠纷 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困局调查

核心阅读

今年8月,王志雄将段贵云逐出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后,该采砂场便处于闲置状态。如今,王志雄虽然手里拿着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的采矿许可证,但却依法不能开展经营活动;段贵云虽然手里拿着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的工商营业执照,但却依法不能开展采砂活动。

“矿权空转”这一荒唐局面的形成,源于一起非法转让采矿权事件。

缘起

非法转让被判无效

2008年9月23日

,王志雄与段贵云签订《松子园采砂场转让合同》,双方约定,王志雄将登记在其名下的个人独资企业“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的采矿许可证、其与松子园村民小组签订的《白龙山砂场承包合同》、企业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一并转让给段贵云。随后,石林县工商局和税务局先后为两人办理了投资人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和税务登记证变更登记手续。

本以为砂场转让交易已“顺利完成”的双方当事人,很快就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纠纷之中。

2009年1月12日,石林县国土资源局以双方当事人转让采矿权未经有权机关批准、属于非法转让为由,处以王志雄罚款5万元并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

2009年10月12日,本以为采砂场“已经属于自己”的段贵云,又与他人签订《联合投资承包砂场协议》,引入合伙人共同经营采砂场,段贵云与合伙人发生纠纷后,双方经法院调解终解除了联合投资协议。

2010年10月18日,王志雄向法院起诉段贵云,以《松子园采砂场转让合同》违反《矿产资源法》有关禁止性规定为由,诉请法院确认该合同无效。2011年11月30日,石林县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原告王志雄与被告段贵云于2008年9月23日签订的《松子园采砂场转让合同》无效。由于原、被告双方均未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上诉,一审判决成为生效判决。

尴尬

判决生效纠纷依旧

王志雄与段贵云通过私下转让采矿权并完成砂场投资人工商登记变更后不久,受让方段贵云即组织机械人员进场经营。由于采矿权证及村集体的砂场承包合同无法转至其名下,段贵云的经营活动多次受到当地国土、安监和石林镇政府等部门的“责令停产”和“罚款”等处罚。

王志雄与段贵云签订的《松子园采砂场转让合同》被法院判为无效合同后,此前基于该合同而完成的投资人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也就丧失了事实和法律依据,成了“无本之木”和“空中楼阁”。

由于段贵云无法取得王志雄手中的采矿权证和村集体的砂场承包合同,而王志雄也一时难以根据法院的判决,将已经变更了的投资人工商登记恢复过来,该砂场在法律上便处于双方当事人谁也不能合法开采经营的尴尬状态。

砂场转让合同被法院判决为无效合同后,王志雄为制止段贵云在砂场的违法生产经营活动,多次组织人员到砂场阻止生产,直至今年8月将段贵云的施工机械强制拉走。期间,双方多次剑拔弩张,矛盾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追问

登记变更为何难

法院判决砂场转让合同无效后,王志雄便拿着法院的生效判决到石林县工商局请求将此前已经变更了的投资人工商登记恢复过来。但工商部门以“段贵云不同意不配合”为由,近两年来始终没有将工商登记变更改正过来。

“根据工商登记变更的相关规定,只要当事人提交变更申请书和相关的转让合同,工商部门即可依法变更。”石林县工商局办公室主任朱彬说:“现在要将已经变更了的投资人工商登记恢复过来,同样也得有段贵云的配合才行。”

云南大学法学教授杨临宏认为,朱彬所说的“工商登记变更的相关规定”,系公司法的一般规定,指的是涉及没有行政审批许可前置条件的普通企业投资人工商登记变更。但在该案中,矿山企业投资人工商登记变更

,所涉及的却是采矿权这个需要行政许可的特殊财产权的交易转让。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探矿权和采矿权的转让,必须以行政许可为前置条件。未经行政许可行的私下转让行为,包括私下签订转让协议、到工商部门变更卖方法定代表人或投资人等,在矿权转让上都是不被法律认可、更不受法律保护的违法行为。同时,这种违规交易行为,还将受到管理机关的依法查处。因此,工商部门在涉及矿权转让交易的投资人工商登记变更时,除了需要审核变更申请和转让合同等资料外,还要审核转让行为是否合法,是否已经依法到国土部门办理了相关的矿权转让手续。在法院已经判决砂场转让合同违法和无效的情况下,工商部门更应当及时纠正此前已经作出的变更行为。

如果当事人“不同意不配合”工商部门的变更纠正,工商部门是否就真的没办法了?对此,杨教授举例称:如果车管所发现某桩已完成的二手车交易属于违法无效交易(如交易车辆为赃物或车辆不属于出让方财产),那么在纠正此前已经作出的车辆权属变更登记时,是不是也要经过受让方同意?政府职能部门依法纠正违法无效的变更登记行为,是法律赋予的职责,何来“需要当事人同意配合”之说?

手记

交易纠纷为何频频发生?

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因买卖双方私下违法交易,终结果是政府部门的处罚接踵而来,相关的纠纷官司一个接着一个。从签订“转让合同”至今长达5年的时间内,双方当事人虽然耗费了大量的财力精力,但仍未能真正走出泥淖困局,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为规避探矿权、采矿权行政许可程序而进行的私下交易,对买卖双方都存在很大的风险。由于买卖双方签订的所谓矿权转让协议,从一开始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无效协议,矿产权也不因买卖双方的转让协议或是投资人的工商登记变更,而在法律归属上发生转移。故对卖方而言,其风险是必须面临承担买方因安全生产事故、环保事故等原因而产生的法律,而且其擅自转让矿业权的行为还将受到处罚;对买方而言,其风险则是矿产权卖而不断、一矿多卖等。相关纠纷一旦爆发,买方往往会面临遭受巨额经济损失的风险。当私下转让行为被认定为无效后,买卖双方还将陷入新一轮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债权债务纠纷。

近年来,我省因矿权私下违法交易而引发的各种纠纷与冲突频频发生。究其原因,除矿权交易双方当事人法律意识淡漠盲目行事等主观因素外,合法交易渠道平台不畅,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引导、审核和查处不力,也是诱发和助长矿权违法交易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石林县松子园采砂场个案中,矿权交易双方当事人通过签订砂场转让合同并到工商部门变更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的投资人登记时,工商部门没有发现矿山企业投资人登记变更行为已经涉及到矿权交易问题。按相关法律规定,这类交易变更,应首先取得国土部门的行政许可

,方能进行登记变更;在法院已经判决认定砂场转让合同为无效违法合同的情况下,工商部门仍以种种理由拒不纠正之前的登记变更行为,这实在令人费解。

朱绍云 徐宝祥 张帆 文/图(云南)

微店后台管理平台
微信怎么开通小程序
开通微商城订阅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