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三张床垫白手起家2000亿的民宿王国也要破产了

2020/11/20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三张床垫白手起家 2000亿的民宿王国也要破产了?原创 可爱小丸子 艾问人物 来自专辑《艾问每日人物》6月人物精彩集锦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

三张床垫白手起家 2000亿的民宿王国也要破产了? 原创 可爱小丸子 艾问人物 来自专辑《艾问每日人物》6月人物精彩集锦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Airbnb要破产了?全球疫情扩散,在线旅游业,包括Booking.com和Airbnb在内的在线旅游网站正面临危机……6月22日,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过去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建立了Airbnb的业务,现在却在4至6周内失去了几乎所有。” “好像公司里的一切都崩溃了。”短短的几句话随后就引来了各方疯狂解读,不少人认为,这家硅谷明星公司要破产了。26日晚间,Airbnb官方连夜回应:纯属谣言。 根据Airbnb官方微博发布的解释,切斯基指出,其认为接下来会发生的趋势是“我们所认知的旅行概念结束了。这并不意味着旅行玩完了,只是旅行将不是我们曾经认识的那个样子”。但无论如何,受此次海外疫情影响,Airbnb的业务都毋庸置疑地遭到重创。 创业起点:三个“三无男”和三张床垫1981年,布莱恩·切斯基出生于纽约北部的一个小镇”,他从小就对艺术和建筑设计特别着迷,后来如愿就读于著名的罗德岛设计学院。在这里他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好友乔·杰比亚,后者日后也成为了Airbnb的联合创始人。 (Airbnb联合创始人乔·杰比亚)毕业那天,乔告诉布莱恩·切斯基,他有预感他们俩日后会开创一番事业,“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开家公司,人们会为这家公司著书立说。”跟很多人一样,刚毕业时对自己的前途很迷茫。这两人在大学毕业后,在别人的公司里待了两年,就双双辞职,准备开辟一番自己的事业,但具体做什么,他们都还不清楚。2007年秋天,两人从洛杉矶辞职后搬到了旧金山,但此时的他们竟然连房租都付不起,面临即将被扫地出门的困境。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刚到旧金山第一个周末,恰逢当地正要举办一个设计展,同为设计师的切斯基和杰比亚自然也格外关注。他们上网一看,发现当地的所有酒店都已经预定满了,聪明的两人从中发现了商机,相视而笑。切斯基和杰比亚决定在客厅放三张空气床垫,然后将床位出租出去,为前来参会的设计师们提供一个落脚之地,并向他们提供房内的无线网,书桌,床垫和早餐等服务。为生计,他们抓紧时间,说做就做。72小时内搭好网站,将出租充气床垫的信息发布网上,很快就有3人前来要求入住,这可把两人高兴坏了。一周后,设计展结束时,切斯基和杰比亚不仅成功安顿了3位租客,还赚到了交房租的钱。二人将这项出租服务称为“空气床和早餐(Air bed and breakfast)”。2008年8月,这两个设计专业出身,又毫无创业经验、原始资金和市场资源的“三无男”,和另外一个朋友内森·布莱卡斯亚克一起开启了创业之旅。 Airbnb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内森·布莱卡斯亚克,乔·杰比亚(从左至右)经过半年的努力,一个点对点式向旅游者提供房屋的在线租赁网站“Airbnb.com”上线。Airbnb是“Air Bed and Breakfast”的缩写,中文译名为“空中食宿”。 (Airbnb的前身—Air Bed and Breakfast网站)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网站日后会成为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共享经济平台。进军纽约,走向全球2008年11月,正逢美国大选前夕,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在电视等各种媒体上吵的死去活来,看着这一幕,切斯基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商机。他找到了大学设计专业的师弟们,制造了上千个印有候选人卡通形象和Airbnb 字样的早餐麦片盒在ebay上出售,仅仅两个月下来,他们就赚到了3万美元。 (当时Airbnb制作的麦片)这笔钱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也成为了Airbnb公司初创时期的“种子资金”。更为重要的是,这次成功营销还招来了好几家电视台的跟踪报道,Airbnb的知名度开始直线上升。为了趁热打铁,切斯基与另外两个合伙人带着麦片赶到丹佛,希望借助于在那里举办的民主党年度代表大会争取更多的房主。一场大会下来,Airbnb与房主签订了数十份意向性合约,Airbnb也净赚了5000美元。然而,随着总统大选的落幕,那些原先愿意将房间拿出来分享的房主纷纷开始退出,Airbnb的流水锐减,生存危机再一次出现。切斯基只能提前启动对外融资计划,希望以150万美元的估值融资15万美元。此时的Airbnb却遭遇了几乎所有投资人的拒绝。在切斯基联系的7家知名风投公司里,5家进行了礼貌性地回绝,而另外两家干脆闭门不理。为什么?因为在2008年之前的美国,这个创意看起来相当“愚蠢”,当时没有人会在出门旅行时选择租用陌生人家里的房间,也没有房主愿意出租自己家里的空房间与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上帝向你关上一扇门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时的切斯基幸运地遇到了知名天使投资人保罗·格雷厄姆。 (美国风险投资家保罗·格雷厄姆)仅仅交谈了10分钟,这个人称“美国互联网教父”的人物就决定将Airbnb纳入了旗下的 Y Combinator孵化器,并介绍红杉资本投入60万美元,作为公司的“种子轮”融资。而比这笔钱更为重要的是大佬的指导,格雷厄姆建议Airbnb应该去纽约发展。在他看来,纽约是一个超级旅游城市,而且到处都是居无定所、渴望一夜成名的三流演员和艺术家,对短期廉价住宿需求极大。听完点拨的切斯基与杰比亚第二天就驱车奔向纽约,经过他们的努力,Airbnb在纽约的房源一周就净增了30间,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纽约就一直成为了Airbnb最重要也是最受客户欢迎的市场。这时恰逢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丢了饭碗的失业者纷纷将自己的房屋信息搬到Airbnb上,以赚取额外收入贴补家用,同时那些还不起房贷而失去家园的人们也开始考虑选择Airbnb的廉价租屋。 经济危机帮助Airbnb教育了用户,也点燃了共享模式的风口。2010年,Airbnb获A轮融资780万美元,由Greylock Partners领投,红杉再次参投;2011年,Airbnb再次融资1.12亿美元,公司估值10亿美元;2012年,Airbnb完成C轮融资1.17亿美元,公司估值达到25亿美元。到2017年底,Airbnb的服务已经扩展到了全球191个国家、4万座城市,拥有160万个房源,Airbnb迎来了自己人生顶峰——估值达到了31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希尔顿酒店。 盛极而衰,疫情所致还是共享经济的困境?《艾问人物》认为,疫情或许是压倒airbnb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绝不是唯一一根。硬币都有两面,共享经济在给人们提供便利和优质体验的同时,也引发了巨大争议。事实上,早在民宿行业兴起之初,“私人非法开设旅馆”、旅客安全得不到保证的担忧一直都在;而其扰乱安静的居民小区环境,违反地方城市政府关于房屋短期租赁的法规等等也一直是舆论诟病的主要方向。而随着Airbnb一路扩张,很多大城市也相继出现了“Airbnb效应”,即Airbnb 房源数量的上涨会带动房租和售房价格的上涨——这引起了大批中产阶级的不满。例如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与公共政策学院就调查发现,多伦多2万多套房源中,有5000多个疑为短租公司开的“影子旅馆”,这些旅馆挤压了当地人的长租市场,而且不用向当地政府纳税。Airbnb 的本意是方便人们把闲置的房间做短租,赚点额外收入,但却促使一个城市的整体租房市场变得越来越贵。更为重要的是,2019年开始,OFO、WeWork等共享经济独角兽危机的显现,过热的资本市场正在逐渐恢复理性。如今随着新冠疫情的冲击以及资本市场流动性加剧短缺,过往资本堆积的泡沫在内外部矛盾的交织下,集体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危机。事实上,早在疫情爆发前,Airbnb的息税前利润就已经出现了亏损,据外媒报道,Airbnb在前9个月净亏损3.22亿美元。而疫情的到来更让Airbnb的处境雪上加霜。3月,美国市场预订量锐减80%,美国各地因疫情采取停摆管制,使得Airbnb的业务在4月份几乎进入冰封期。5月5日,切斯基在发给全球员工的邮件中指出,公司业务遭受重创:“今年的营收预计将不到2019年的一半”,他自己也“正在经历人生中最艰难的危机之一”。或许,“狼真的来了”。上半年,为弥补大量退单给房东带来的损失,Airbnb为房东设立了2.5亿美元的专项基金,对房东进行补偿,但Airbnb退订的订金预估在10亿美元左右,这个专项基金看来有些相去甚远。同时,Airbnb裁员了近1900名员工(占公司的四分之一);在今年3月还宣布冻结所有职位招聘;暂停了所有广告营销投放;创始团队停薪、高管半薪。原本寄予了厚望的东京奥运会,也因为疫情被延期甚至可能被取消,这对于Airbnb来说又是一巨大损失。面对这样的境况,在给员工的备忘录中,切斯基试图保持乐观。“旅行总会反弹的。”他写道,“毕竟这是世界上最具弹性的行业之一了。” 然而看看同行,孙正义投资的印度连锁酒店OYO已经让数千名员工放无薪假,濒临破产边缘;Booking.com取消了公司的财务预测,大幅削减开支,目前正在接受香港竞争监管调查,众多看似美丽的独角兽纷纷倒在疫情面前。“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巴菲特的这句名言,或许是对当前市场最好的评注。参考:《Airbnb破产?这个大乌龙,还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财经早餐《Airbnb征服世界:创立11年估值310亿美元》 硅谷封面《Airbnb受疫情严重打击,但原因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懒熊体育《留给Airbnb的时间不多了》燃财经“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经济不景气,你怎么看?”“将焦虑抛之脑后好吗?”END作者:可爱小丸子编辑:杨洁琳图编:万姗红原标题:《三张床垫白手起家,2000亿的民宿王国也要破产了?| 艾问人物》阅读原文新闻推荐两部药品管理新规7月施行 鼓励药物研制创新强化全过程监管7月1日,新修订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和《药品生产监督管理办法》正式施行。澎湃新闻梳理发现,新办法将全面落实药品上市许...淄博男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聊城男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