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叫何晨风

2020/05/22 来源:景德镇信息港

导读

我叫何晨风,是个道士,是个不会捉鬼的道士,师傅说他捉了一辈子鬼却没见过鬼,而我见到了。我和师傅住在仁傔山芜青林中,注意:此“仁傔”非彼“人间

我叫何晨风,是个道士,是个不会捉鬼的道士,师傅说他捉了一辈子鬼却没见过鬼,而我见到了。我和师傅住在仁傔山芜青林中,注意:此“仁傔”非彼“人间”,此“芜青”非彼“无情”。师傅长年云游在外,于是剩我一个人守着冷清的宅子,宅子是古式的庭院楼阁,不大而有些破旧。大山里没有城市里繁华喧闹,连灯也还是照的煤油,因为没电。
这日清早一觉醒来,已日上三竿。林子里的鸟儿开始撒欢,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我爬起床伸了个懒腰,磨磨蹭蹭洗漱完都将近中午了,准备直接做午饭吃。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切着菜,突然听得外间有人道:“就是这里了,不会错的。”我放下菜刀,出来到院子里只见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两人都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正四处张望,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我高声问道:“喂喂喂,你们是什么人?找什么呢?!”两人循声看向我,都摘了墨镜,其中高点儿的那个道:“敢问你就是白云道长么?”我小声嘀咕道:“原来是找师傅的!”便走近了些问道:“你们找我师傅有何贵干?”我站在他俩面前不觉有股无形的压力,因为我和他们相比太“娇小”了。还是那高个儿,说道:“原来是白云道长的高徒,我家老板遇上些不干净的东西,想请白云道长做做法。”听此我只能抱歉道:“师傅长年云游在外,现在不在,你们还是请回吧。”两大汉互相望了一眼,另一个矮点儿的不耐道:“早就听说白云道长难请,看来不假。但我家老板要是好了又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何必摆臭架子呢!”我听他这口气有些不悦了,但不想惹麻烦,只好忍气道:“两位先生,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师父真不在,他就我一个徒弟,我常常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你们别为难我。”两大汉又相互望了望,高个儿温和道:“无碍。您是白云道长的高徒,那就劳驾您走一趟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就想起昨夜的事——
昨夜,我和往常一样,在灯下看《道德经》,心却不静。窗外风声簌簌,庭院里一丛细竹的叶莎莎作响。屋里的煤油灯散发着昏黄而柔和的光,抬头往窗外看去,幽静的月光下,依稀可见婆娑摇曳的树影。屋里太过静谧,只听得外面风吹叶响,我吹了灯,和衣躺下。不多久就迷迷糊糊要进入梦乡了。可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格外清晰的嘤嘤哭泣声,泣声幽怨而凄绝,扰得我睡意全无。我翻身下床,推门出去不耐地高喊道:“谁半夜里在此嚎丧啊?!”哭泣声戛然而止,我四下望了望,没人,连鬼影也没个,地上只有月光从叶隙间洒下的斑驳的碎影。我一拍脑门儿自语道:“大山里能有人么?准是自己听错了。”于是转身要回屋里。这一转身不要紧,要紧的是眼前赫然站着个白衣纱裙的女子!我吓得一抖,差点跌坐在地,只听得她轻笑道:“原来是个假道士!”听此我有些不悦,反倒忘了害怕,问道:“你瞎说什么?!瞧你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出来吓人来着?!”只见她勾了勾唇角,并未生气,她眉眼间竟有说不出的清丽温婉,我禁不住细细打量她,美艳的面庞带着几许清冷,瘦弱的身姿却是别样一番娇柔婀娜。我看着有点发痴,也早忘了责怪她装神弄鬼。她竟笑了,樱唇皓齿,如绽开的石榴,我想她定是笑我看呆了,我不禁脸红道:“你一个女孩儿家怎么大半夜还在这大山里呀?”她幽幽道:“因为我是鬼呀!”我不禁噗嗤一笑,道:“吓谁呢!有你这么漂亮的鬼么?!你说你是仙女,我反而信了。”我想女孩子听到这话大概没有谁不高兴的吧,果真,她笑意盈盈,声音也柔和了许多道:“小道士,你认识鬼么?”我摇摇头道:“不认识。因为我是自小身体不好,我父母才把我送上山来学道,说白了我学道不是为了捉鬼,是为了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罢了。不过我师父说他捉了一辈子鬼,却没见过鬼,我想大概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女子似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看来不是假道士,只是个不会捉鬼的道士罢了。不过我可是头一次听说道士不相信世界上是有鬼的。”我拉长了声音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哪来那么多鬼呢,不过是做了坏事良心不安,疑神疑鬼罢了。”她却轻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是么?可要是真有鬼呢?”我不禁玩笑道:“要是有鬼,叫我师傅去捉呗!”她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是不是你们道士见鬼就捉?”我想了想道:“我不知道别的道士如何,但是如果我会捉鬼,我想我只会捉害人的鬼。”女子挑眉道:“是么?如果这只鬼是来报仇,害的人是个十恶不赦比鬼还恐怖的人呢?”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便转移话题道:“别老说鬼了,你是不是来这山里迷了路才找到这儿来的?”女子摇头道:“不是!”她又换成了警告的语气续道:“小道士,明天不管谁来找你,也不管他请你去干什么,你都别去!”我疑惑道:“为什么?”女子柔声道:“你是个好人!我不想伤及无辜!”我有些莫名其妙,正想问,却只见她长袖一挥——不见了!我环顾四周,找不到半点踪迹,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妈呀,她真的是鬼?不可能吧!我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脊背生凉,晃了晃脑袋道:“见他妈大头鬼!自己把自己吓死了。”窜进屋里就跳床上蒙头大睡。
现在看来,那女子说的话成真了,居然真有人请我下山!我佯笑道:“两位大哥,我不会捉鬼的,您二位就别为难我了。”高个儿又道:“小道长别谦虚了。老板娘说了,不管如何都得请白云道长过去,既然尊师不在,就只有劳驾您了。您可以不走,但我们有的是力气抬!”我终于忍不住生气道:“你们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那人微笑道:“请小道长带上必要的工具!”两人并肩往我前面一站,我只觉得天都阴了,我被笼罩在他们的影子里。我生来胆小,我现在是既怕眼前的两人武力处事,可又怕昨夜那女子、不对,是女鬼,怕那女鬼找我麻烦。两人见我半晌不出声,相互使了个眼色,把我抬了起来。我忙喊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还不行了吗?!”他俩放下我,我白了他们一眼,把师傅以前常用的一些东西都带上了。山间小道很阴凉,不同往常是,这次凉到了我心里。昨夜那个女子警告过我不要下山,可是我还是跟这俩大汉下山了。我不知道我将遇到什么,只是隐隐觉得不安。到了公路旁,两人带着我朝一辆黑色大奔走去,一个上了驾驶位,另一个给我拉开后座车门,打了个请的手势,我上了车,他关了车门上了前面的副驾驶位。座椅软软的,车在平缓的公路上驰骋,我看着车窗外的绿野和稻田,稻子还没抽穗,叶青得像傍晚的暮色,亦如昨夜那女子幽深的眼眸。
慢慢地靠近市区了,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商铺林立,车声人声音乐声嘈杂一片,我不由得淡笑,还是山里安静。到达目的地后已是下午三点多,我因为从早上起床还未吃过东西感觉很饿,于是要求先去吃些东西。酒足饭饱后跟着两人进了一幢别墅,大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身着旗袍,粉底白花,金丝滚边,肩上披着坎肩,紫色丝帛,彩线描花,整体显得雍容华贵,端庄典丽,加上她留着齐耳卷发、踩着高跟鞋,很有旧上海女人的风韵,但她身上又不失现代时尚气息。两个汉子恭敬地站到那女人身边,礼貌地唤了声:“太太。”那女人的目光在我身上逡巡,好似想把我看穿一般,我却傻愣愣地任她看,也不知说什么。女人终于“鉴定完毕”,开了“金口”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白云道长如此年轻,真是后生可畏。”我忙解释道:“您误会了,白云道长是我师傅,师傅不在,那两大哥才把我……请了来。”我很不情愿地说了个请字,其实我觉得根本就是被那两人挟持来的。其中那个稍微温和点的汉子开了口道:“太太,白云道长不在山上,我俩担心老板不能久拖,才请了这小道士来的。”那女人又轻轻瞥了我一眼道:“原来这样。不过既是白云道长的高徒,应该道行不浅。你进屋还没坐的,恕我怠慢了,你先请坐吧,我跟你说说情况。”我点点头,在她对面坐下道:“您请说。”女人转头朝厨房的方向唤了声:“张妈,看茶!”她又回头对我说道:“我先生姓钱,是云天集团的老总。就是五天前的晚上,他带着我参加一个宴会回来,他就变得神志不清,当天夜里老是跟我说他看见了一个女人,还说那女人是来索命的,总站在落地窗前冲他诡异地笑。我当时觉得他很荒谬,烦不过就搬到客房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吃早餐都还没见我先生起来,我就去卧房叫他,进去只见他呆呆地坐在床上,老盯着窗帘看,我轻轻推了他一把,问他看什么,他也不说话,我一生气就走过去把窗帘都扯了下来,一看我先生,他依然表情呆滞,好似看不见我一般,我忽地就觉得不对劲,叫阿琛阿泰请了市里最好的医院里的教授,医生一个个来,一个个走,都说没事。”说到此,钱太太竟带了哭腔:“我这才觉得我先生是中邪了,所以才和阿琛阿泰商量着去找你师傅。小道长你可得救救我先生。”我听她说了这么多,张妈送来的茶我都喝了半杯了,我最怕女人哭,忙劝道:“您放心,有我在,您先生没事的。”其实说这话我心虚得很,因为我压根儿就不会捉鬼。钱太太忙用手帕擦了眼泪,指了指那两汉子道:“这就是阿琛和阿泰,是我先生的私人保镖,小道长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吩咐他俩就是了。”我笑着点点头,瞥了眼那个比较凶的阿泰。钱太太挑了挑眉道:“小道长放心,若是我先生好了,绝不会亏待你的,”她回头给阿琛打了个眼色,又对我微微笑了笑。
我扫视着四周,房子很空阔,只有一些家具,显得太过冷清,但无疑每一样东西都价值不菲,果真是有钱人家。不多时,阿琛从楼上提了个黑箱子下来,他把箱子放在桌上,看向钱太太。钱太太冲他微微一点头,他打开箱子推向我。钱太太幽幽道:“小道长,只要你救得了我家先生,这些都是你的。”灯光忽然闪烁起来,忽明忽暗,我微微抬头看了看吊灯,似乎它还在微微晃动,他们似乎也觉得不对劲,都抬头看向天花板上的吊灯,却忽然又不闪了,似乎一切都是我的错觉,于是我把目光移向箱子里,我以为是钱,也果真是钱,只是这个钱吓了我一大跳,不是因为太多,而是因为是——冥钱!我有些颤抖问道:“钱太太,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您您……”钱太太惊讶道:“怎么啦?”她看我神色不对,也起身看向箱子里,阿琛阿泰也凑了过来。钱太太一看也吓得一个踉跄,阿琛阿泰忙扶住了她。她惊慌地问道:“怎么会这样?!”阿泰和阿琛都摇头,阿泰道:“昨天是我和阿琛去银行提的五十万现金……太太,您不是怀疑我和阿琛捣鬼吧?”钱太太一时不敢确定是人捣鬼,还是鬼吓人,但就在这时屋里一阵阴风刮来,冥钱在空中翻飞,洒了一地,吊灯剧烈地晃动,灯光变成风里的烛光一般,暗的时候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亮的时候正好打在人的脸上,而突然间看见的脸庞似也格外的狰狞。钱太太吓得一声尖叫,阿泰阿琛都担心唤道:“太太!”灯也完全熄了,大家都湮没在黑暗之中。我突然有点打哆嗦,不要说我不会捉鬼,我就是会也没把握能拿下厉鬼呀。妈呀,我抱着头四处张望,昏黑一片,原来窗外早已暮色低垂。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还是来了。”我脑子突然蹦出昨夜的女子,是的,这个声音是她!我颤声问道:“你、你在哪儿?!”她突然出现在我眼前道:“小道士,我不是要你不要来了么?”她幽幽地望着我,眼眸里充满了疑惑。我惊魂甫定道:“不是我自愿来的。”她微微一笑,也不管我说了什么,自顾自道:“我那天听他们说要去仁傔山芜青林找白云道长,所以昨天晚上我先去了,本想见见你师傅,和你师傅斗斗法,让他放弃阻止我,但不想遇到的是你。你说你只会捉害人的鬼,所以我才觉得你是好人,你又何必来这里呢?!”她轻轻叹息了一声,绝美的容颜竟染上一层淡淡的哀愁,只是愁的什么呢?!我这才明白昨晚她和我相遇的原因,我为师傅感到遗憾,因为师傅说他捉鬼却没见过鬼,而我不会捉鬼却见到了。但我又为眼前的她感到庆幸,因为她如果遇到的是师傅肯定灰飞烟灭了。我探问道:“那么说你真的是鬼,是你缠上了钱先生?”她点头道:“是的。那你要捉我么?”我苦笑:“我不会捉鬼。”她又问:“如果你会呢?”我脱口而出:“我舍不得捉你。”说罢不禁脸红,方觉自己失态之余,也似觉出自己竟对她生了别样的怜惜。她反而淡笑起来,道:“那你答应我回芜青林去可以么?”我有些犹疑道:“可我不能罔顾钱先生性命啊。”她皱了皱眉道:“他不是好人!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晚我会再找你!”说罢她就消失了,而屋里的灯也重新亮了。钱太太看着那满地的冥钱,哆嗦着问我道:“小道长,你刚刚和谁说话呢?”我怕她仍害怕,便忙掩饰道:“没和谁说话,定是您受惊出现了幻听。现在好了,您别多想。”我又使唤阿琛阿泰收拾屋子,让张妈扶着钱太太去休息。等阿琛阿泰收拾好屋子后,让他俩带我见了钱先生。钱先生木然地躺在床上,目光呆滞,面色无光,好似死人一般,却分明还有气息,且脉搏很正常。我也只有先承诺阿琛阿泰明早就开坛做法。

共 1000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今朝鬼话连篇】《风月恨》讲述的是现代的鬼故事,故事跌荡起浮,事件诡异,情节惊险,给人越看越爱看的感觉,鬼故事讲的是现代人做的鬼事,丧尽天良,人间不会惩罚那些做鬼事的人,只有被害人做了鬼来复仇。理解:“芜青”非彼“无情”。故事从侧面反映了当今社会上的恶习和有钱能使鬼推磨。故事中人物刻画的真实,可信,情节细腻,有高潮,有悬念,也体现出:“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谢谢作者,问好,握手,遥敬,推荐品读。【编辑:刘自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229 0】
1 楼 文友: 2012-02-29 19:44:07 【今朝鬼话连篇】《风月恨》讲述的是现代的鬼故事,故事跌荡起浮,事件诡异,情节惊险,给人越看越爱看的感觉,鬼故事讲的是现代人做的鬼事,丧尽天良,人间不会惩罚那些做鬼事的人,只有被害人做了鬼来复仇。理解: 芜青 非彼 无情 。故事从侧面反映了当今社会上的恶习和有钱能使鬼推磨。故事中人物刻画的真实,可信,情节细腻,有高潮,有悬念,也体现出: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故事中的人物感情勾勒的明了,描绘的清晰,体现出人,鬼有情。 诗韵古歌强,灵魂感赋狂。朝宣挥笔墨,文力自人王。
2 楼 文友: 2012-02-29 19:44:57 欢迎作者赐稿今朝,今朝有你而精彩!问好,遥敬,祝作者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写出更多更好的佳作!报精!! 诗韵古歌强,灵魂感赋狂。朝宣挥笔墨,文力自人王。
 楼 文友: 2012-02-29 20:18:50 你好,为了你的承诺,和你的头像,写了一首诗你看了吗?题目《你从春天走来,到妩媚社里》,遥敬!! 诗韵古歌强,灵魂感赋狂。朝宣挥笔墨,文力自人王。
回复  楼 文友: 2012-02-29 21:28:20 呵呵,今天去论坛看到了,很惊喜,前辈为我写的诗很精彩,我也感到很荣幸!真诚地感谢您!当初说想在今朝投鬼话连篇也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因为我本身不怎么会写小说。过了这么久,这篇短小说总算完成了。作品拙劣,承蒙前辈太爱给了精华,我当珍惜,也谢谢您的鼓励!今朝有您,心生温暖!愿您天天愉快!
4 楼 文友: 2012-0 -01 11: :08 感谢箬茗老师赐稿今朝,欢迎常来今朝做客! 一路走过,一路有你,相知,相识,相亲,相爱!
回复4 楼 文友: 2012-0 -01 12:06:15 不敢当!我还是个学生,我定会常来今朝取经。愿今朝精彩永驻!
5 楼 文友: 2012-0 -04 08:46:5 读你的作品真精彩!真诚问好,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写出更多佳作!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6 楼 文友: 2012-0 -05 21:56:4 是你吗?小妞 我们一起疯狂过的岁月,就用文字来记住吧!
回复6 楼 文友: 2012-0 -06 11:15:55 是的,你也来了汉森四磨汤适用人群
江西治疗男科医院
血糖正常值
三明治疗白癜风方法
定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白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潍坊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南治疗白癫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